信托公司“逾期项目超百亿”并非个案 转型如何摆脱房地产“依赖

发布:2020-06-26 04:05:52 | 信财托资讯

 

  经济下行、金融模式转轨下的市场风险仍在持续释放。

  安信信托一纸公告再次将市场的视线聚焦至信托公司风险。其6月7日在《对上海证券交易所2018年年度报告事后审核问询函的回复公告》中披露,截至5月20日,安信信托2018年以来到期未能如期兑付的信托项目共计25个,涉及资金合计117.59亿元。

  “逾期项目规模超百亿”一时成为信托市场的焦点。事实上,这对信托领域的人士并未出乎意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多家信托公司人士均表示,安信信托此番主动公布逾期项目规模,并且达到118亿之多,最主要原因是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基于监管要求才予以披露。安信信托人士也对记者回应了类似说法。

  而其他的信托公司并无此要求。但多位信托经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当前大环境下,很多信托公司都有到期未兑付项目。

  “一个稍微大点的项目出问题,比如地方平台企业,就可能牵涉到十几家信托公司。”上海地区一位信托业人士表示。

  工商企业信托违约最棘手

  至于问题产品的规模,只有每家公司管理层心里有数,不过对行业熟悉的人士也略知一二。

  “安信信托并非个例,个人认为还有十几家信托公司风险也很大。”一家注册地在东北地区的信托公司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这一问题从公开信息中也可见一斑。比如,此前中江信托的新股东雪松控股对外宣称,中江信托到期未兑付的产品规模达79亿。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其他多家信托公司的逾期产品规模在数十亿以上的亦不在少数。

  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介绍,这些逾期产品大部分是2018年开始集中出现的。以安信信托公布数据为例,在所有到期未能如期兑付的信托项目中,2018年上半年到期的金额约0.62亿元,2018年下半年到期的约48.12亿元,2019年截至5月20日到期的金额为68.86亿元。这样的逾期时间分布在信托公司中具有一定代表性。

  上述东北地区信托公司人士称,信托项目按照融资人性质主要是房地产信托、政府城投平台信托和工商企业信托三大类,对信托公司而言,棘手的是第三类,即向一般工商企业发放贷款的项目,因为该类项目爆雷较难以回收,尤其是部分信托公司此前在经济景气的背景下开展的部分纯信用项目。房地产信托虽也有一些逾期问题,但通常有土地抵押,土地或房产处置起来相对较容易,且房价大幅下降的可能性不大,资产价值不会大规模流失。政信项目的特点是,背靠政府平台,可能一时遇困还不上,但信用尚在,机构通常倾向于相信此类项目会逐渐得到解决。

  除了信托产品爆雷,信托公司自有业务在大环境下也深受影响。一方面自有资金的投资配置上同样绕不过这些“坑”;另一个重要因素是,二级市场长期波动下行,导致固有业务投资收益大幅下降。

  2018年信托行业经营数据显示,当年的“投资收益”和“公允价值变动”两项分别下降了26%和648%。体现在收入和利润上,就是行业在2018年出现普遍回调,信托行业年报显示,2018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下降的公司分别有 37和45家,均超过行业半数。

  转型方向何处去?

  资管新规要求转型和实体经济下行的双重压力下,信托行业的转折点比其他机构来得更明显,这与信托公司一贯以来的业务模式有关。

  多位信托经理向记者描述,2016年之前这个行业“几乎就是躺着挣钱”,而如今“业务难做”的愁云则一直挥之不散。

  转型不管对哪家公司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一位信托公司人士对记者表示,其实大家都在探索很多新的业务方向,比如家族信托、公益信托等,但信托公司有非常强烈的、对传统业务的路径依赖,并不是新业务做起来有多困难,而是从公司经营效益的角度来看,这些新业务即使开展得比较顺利,其利润空间、投如产出比,也远比不上传统业务。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信托行业内共同认可的赚钱项目仍是房地产信托。一方面房地产企业仍有强烈的通过信托渠道融资的需求;另一方面,房地产项目已形成成熟透明的模式,信托经理操作起来得心应手;另外,房地产项目即使出现逾期不能兑付的情况,也可通过处置抵押的资产解决项目资金回流。

  但从监管政策角度,对房地产项目的严监管态度